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D荟生活 >林怀民将交棒 纽时:云门走入群众连结台湾文化 >

林怀民将交棒 纽时:云门走入群众连结台湾文化

  • D荟生活
  • 2020-07-17
  • 613人已阅读
林怀民将交棒 纽时:云门走入群众连结台湾文化

云门舞集创办人林怀民 27 日率舞团演出他交卸艺术总监前最后一次户外公演,纽约时报报导当天盛况,并描述林怀民如何将云门带入民众中,在舞蹈中融入台湾自己的文化。

纽约时报 30 日报导, 27 日这天,午后雷雨未能阻挡大批民众到台北自由广场前排队,他们撑着雨伞,等待的既非摇滚演唱会也不是足球赛,而是为欣赏一齣现代舞表演到场占位。因为在台湾,现代舞几乎等同于云门舞集,云门在台湾文化生活中占有特殊地位。

林怀民带领云门舞集 46 年后将于今年底交棒,这场户外公演是他卸任前最后一次演出。报导说,就像云门舞集,林怀民在台湾的文化生活中拥有显赫的地位。

到场欣赏云门户外演出的文化部艺术发展司司长郑惠君说:「林怀民是台湾表演艺术的名片,我们最重要的文化代表之一。」「他把我们跟世界连接在一起。」

国立台北艺术大学舞蹈系副教授林亚婷说,林怀民 1973 年创办云门时,华语世界没有专业的现代舞团。台湾被日本殖民统治 50 年后,于 1945 年交给中华民国, 1949 年中国国民党政府丢了中国逃到台湾,实施戒严令。 1970 年代,台湾正在追寻自己的文化认同。

林怀民在户外公演前的访谈中说:「他们让我父母那一代成了日本人,他们试图使我们成为中国人。」他说:「我一开始没想去反映台湾社会,但当我开始编舞,我就知道我想要这个舞成为我们自己的东西。」

林怀民结合东西方的舞蹈形式与美学,将玛莎.葛兰姆和其他现代舞技巧与中国古典、民族舞蹈和芭蕾舞融为一体。 1990 年代,他又加入武术、静坐、太极及气功的呼吸技术。

高雄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艺术总监简文彬说,林怀民创办云门时,台湾仍在戒严时期,对任何舞蹈都没有认识、知识、慾望,也没有观众。

简文彬说,云门舞集早期的成功间接促成大约 15 年后国家戏剧院、音乐厅与国家交响乐团的成立,说云门及林怀民一开始就为台湾创造了三个世代观众并不夸大。

纽时形容 73 岁的林怀民看起来朝气蓬勃,他说自己 5 岁时看了鲍尔与普里斯包格的经典芭蕾电影「红菱豔」(The Red Shoes)之后,就希望成为一名舞者。

但是他中上阶层的家庭「从不把这当一回事」,他说, 14 岁在报纸上刊出一篇作品后,用稿费上了舞蹈课。

后来读新闻,出了两本书,取得美国爱荷华大学国际写作计画的支助。在爱荷华大学,同时研习现代舞,他说自己花在练舞的时间多于写作。

后来又到纽约玛莎.葛兰姆舞蹈学校习舞,回台湾后,他在国立政治大学英文系教书时,也获邀到另一所学校舞蹈系教舞。

林怀民说,一开始他没有意愿,后来发现自己能提供许多,「我教导的那些孩子想要表演,我们就创立了云门」。

由于自己这一代对台湾历史和传统的不了解,林怀民决定要学习自己国家的东西,「我对自己的文化一无所知,我读我们的诗,去博物馆参观,去看传统戏曲,我觉得舞团必须与我们自己的国家连在一起」。

这样的连结也许是云门在台湾成功的秘密,云门舞团经理黄晴怡说,云门排练场毁于 2008 年一场大火,之后很快获得各界捐款,得以在 2015 年不必募款即完成重建。

云门舞集 1970 年代后期开始到海外巡演,很快获得国际认可,林怀民融合的优雅风格与优美舞台设计广获讚赏。

1995 年曾邀请云门前往表演「九歌」的布鲁克林音乐学院前艺术总监梅里诺(Joseph V. Melillo)透过电邮告诉纽时,亚洲舞蹈界没有人能挑战林怀民编舞风格的成熟度,他也是前所未见的导师,创造了新兴的编舞世代。

云门 2 艺术总监郑宗龙将于 2020 年接下林怀民交卸的艺术总监一职,林怀民说,所有现代舞团在创办人卸任后很容易就瓦解,他自认自己是个看守者,而郑宗龙已準备好接受这项挑战。

世代传承这样的话题也在云门户外公演的场上接续,一位妇女说:「我的父母带我来,现在我带我的孩子来,对很多人来说都是如此。」

林怀民在演讲中回应了这样的情感,在提到自己与多位舞者即将退休时说,台湾的云门舞集会继续前进,他与观众相约,「明年在这里再见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