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I稿生活 >三个策略提升服务覆盖率,让长照悲歌不再响起 >

三个策略提升服务覆盖率,让长照悲歌不再响起

  • I稿生活
  • 2020-06-14
  • 911人已阅读

大约两年前我在爱长照写了一篇专栏〈「不是你走,就是我走」的介护杀人悲歌,有没有停止的一天?〉

两年过去了,政府端出来的长照套餐依然丰盛,经费短缺的现实永远都在,民众抱怨依然,居服员仍旧有不满之声,因失能而需要长照的高龄者越来越多,而长照悲歌还是时有所闻:

74岁陈姓妇人去年10月因不堪长期照护吴姓丈夫压力,趁吴睡觉时,持铁榔头持续捶打吴男头部13下,吴送医急救不治,士林地检署依杀人罪起诉陈。(联合新闻网)一名55岁的吴姓男子疑似因为长期照顾85岁老父亲加上经济压力,让他身心俱疲,昨(10)日深夜他开车载父亲外出,先在车上掐死父亲之后再上吊轻生,结束自己跟父亲的生命!(华视新闻网)新北市土城一名38岁张姓男子,14日疑经济状况不佳、长期照顾久病的70岁父亲压力过大,遂注射10倍胰岛素弒父,再向警方自首。(今周刊)

身心障碍联盟表示,民众对「长期照顾政策」理解程度仍很有限,甚至仅有不到3成人知道长照2.0(中时电子报)。

而根据关键评论网2018年〈长照隐忧:老伴兼当看护比例急升,一天工作逾14小时〉一文,65岁以上的人,大约有4-5成的人不知道各县市有日间照顾中心,提供日间照顾(47.97%的人不知道)、居家照护(34.93%不知道)、临时住宿(又称喘息服务)等服务,这些帮助可以使照顾者有所喘息,让自己压力不要那幺大。

我相信绝大多数民众一定都可以明显感到政府用力推动长照的决心,问题是政府「施力点」对不对?如果对了,够不够力?如果施力点对了也给力,那接下来是不是可以提高服务的涵盖率?

好,就谈涵盖率,根据卫生福利部在民国101年10月22日发布的新闻稿,长照十年计画服务人数每年超过10万人,涵盖率25%, 18%失能老人接受机构式长照服务。

五年半过去了,同一个卫生福利部,发布民国106年长照失能人口服务情形:居家式/社区式服务人口数涵盖率15.42%;机构住宿式服务人口数涵盖率12.14%。(

涵盖率倒退的原因是什幺?我相信绝大多数民众看了下方卫生福利部公布的媒体资讯传递,没有人会说相关单位不用心宣传。但数据摆在眼前:涵盖率从25%掉到将近一半。为什幺?是哪里出了问题?

研究指出,各县市长照服务的人数与涵盖率差异极大。就人数而言,使用长照服务人数最多的依序是高雄市、台南市、台中市、新北市与台北市等直辖市。非直辖市地区,使用长照服务人数最多的县市,则是屏东县、彰化县、与南投县。

然而,长照服务涵盖率最高的,是台东县、南投县、澎湖县、屏东县、花莲县、嘉义县等非都会型的县市,这几个县市的长照服务涵盖率均达18%以上。而台北市、新北市与桃园市等北部直辖市,长照服务的涵盖率反而明显较低,都不及7%。

不及7%!长照涵盖率先是从25%经过五年半掉到将近一半,在《长期照顾十年计画2.0效益评估报告》里又看到这个令人触目惊心的数字:不及7%。

陈景宁(中华民国家庭照顾者关怀总会秘书长)试着为我们找出原因:

    许多民众误以为「长照服务是给弱势使用」,不知道一般户也能补助。许多民众认定长照服务不好用,但再深究,大多数是「听说的」,包括经常出现负面新闻,让人没信心。民众普遍觉得长照服务很複杂,不知道该如何使用,也不知道如何跟家人或长辈沟通。

我在此补充4. 许多民众宁可自己照顾,所以没有「积极去用」长照,关于此点,爱长照已有许多专文讨论,在此不赘述。我想说的是提升长照服务涵盖率策略:

一、中央发展新型服务

为强化家庭照顾者服务量能及增加服务可近性与涵盖率,卫福部于107年6月公告徵求「家庭照顾者支持性服务创新型计画」,鼓励县市政府因地制宜发展在地服务,达到减轻家庭照顾者照顾负荷、增进其照顾协议及财务管理知能之目标。

本计画採竞争型方案,针对县市政府行政量能、服务品质及整体规划等面向进行评核,通过县市计有11案,冀透过创新型计画资源挹注,发展符合在地需求之服务,强化家庭照顾者服务网络。(详《长照2.0推动情形与政策方向》卫生福利部107年10月19日)

二、结合各地愿意投入长照服务的机构,一起建立完整的长照服务网

2013年头城镇65岁以上老年人口比率已达14.78%,加上身心障碍人口,推估总失能人口数约有1200人,但当时仅有168人使用「长照十年」相关服务,服务涵盖率不到20%,属于国内「长照资源不足地区」。

国立阳明大学附设医院在2013年申请加入卫福部计画,并于隔年6月获得核准,加入头城镇的长照服务行列。成功将头城镇长照服务涵盖率从低于20%提升至58%。

三、鼓励创意的多元推广

为提升大众对服务项目的了解,身心障碍联盟2018年开发出「长照规划师」桌游,2019年起开始上架出售,盼提升长照人员、民众对给付项目的了解。

根据林淑馨教授研究,日本经验可以给我们五点启示:

    将公私协力概念融入长期照护政策;长期照护制度的推行与地方自治的落实密切相关;资讯公开对于政策执行的必要性;服务内容应力求简明化与区域化;实物给付为积极性社会福利的表现。

(详〈日本介护保险制度之初探:经验与启示〉,《文官制度季刊》第十卷第三期,民107年7月 页1-28)

依据国人的平均寿命和疾病型态等变数推估,国人一生中的长期照护需求时段约为7.3年:男性平均需要长期照护的时间为6.4年, 女性平均需要长期照顾的时间为8.2年。长照服务的涵盖率,是全民都应高度关注的议题。

延伸阅读长照隐忧:老伴兼当看护比例急升,一天工作逾14小时「滚动执行」已两年的长照2.0,未来会有健全的一天吗?步履蹒跚的长照2.0实施两年了,该如何面对九合一大选后的新局面?